1. 首页 > 贷款知识

征信不好我竟然贷款了五十万

最佳答案“朋友让我担保贷款10万元,到银行一查竟然是300万,而且贷款人变成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近日,平顶山舞钢市民李女士向大象新闻记者投诉称,2018年她给朋友担保贷款,2021年因买房查征信时发现自己成了“黑户”,同时发现当年担保的贷款金额竟然翻了30倍,贷款人自己还不认识。事件:熟人和...

大象新闻记者 高君晓 河南广电融媒体记者 王昊宇/文图

“朋友让我担保贷款10万元,到银行一查竟然是300万,而且贷款人变成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近日,平顶山舞钢市民李女士向大象新闻记者投诉称,2018年她给朋友担保贷款,2021年因买房查征信时发现自己成了“黑户”,同时发现当年担保的贷款金额竟然翻了30倍,贷款人自己还不认识。

不仅如此,李女士还发现这份贷款还有其他5个担保人,大多不知情。如今他们都已经被银行起诉至法院。

事件:熟人和银行工作人员拿空白承诺书让帮忙担保贷款

“当时说了就是贷款10万元,怎么就变成了300万呢?”3月18日,在平顶山舞钢市,记者见到了投诉人李女士。李女士是当地某中学的一名教师。说起自己的遭遇,李女士已经泣不成声。

李女士介绍,2018年10月份,她的一个熟人朋友李枭找到她说,因为家庭遭遇困难,需要救急,让李女士帮他担保一笔10万的贷款。

“他说爱人生病,孩子、老人也不舒服,家里经济很困难,需要担保贷一笔款。”李女士说,考虑到自己的家庭状况也比较紧张,害怕以后出问题,当时她有点犹豫没有立即答应。

半个月后,李枭再次联系到李女士。

“他就跑到我们学校说小孩儿上学用,想用下我的身份证。我们是邻居,而且知道他还是当地公安系统的,就没当回事儿,于是就借给他了。”当天下午,李枭就把的身份证送还给了李女士。

然而,让李女士意外的是,没过几天,邻居李枭就带着河南舞钢农村商业银行的工作人员找到了李女士。

“我刚到家,李枭就打电话让我下楼,说有点事儿。下去后,李枭指着一个人说,这是信用社信贷部的马主任,让帮忙担保贷款。”李女士回忆说,当时还有点纳闷,贷款这么随意么,还可以不用去银行就能办理。但考虑到李枭是熟人,还是公安系统的就没有提出怀疑。“当时拿给我的是一份空白的担保承诺书,就让我签个了名,摁了个手印,我也在想为什么担保贷款这么简单。合同我也没见着。”

同时,李枭还保证,最多用六个月,让李女士不用担心,一切责任都由他来负,并表示有银行信贷部的马主任在,放心就好。

震惊:自己成“黑户” 担保贷款10万变300万

2021年6月,李女士的孩子大学毕业在郑州参加工作。考虑到想让孩子安心工作,家里就想给孩子在郑州贷款买一套房子。然而,签完购房合同,去银行查征信时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征信不好我竟然贷款了五十万

“查征信时发现自己有逾期,名下有竟然一笔300万的贷款没有还。”李女士称,听到这个结果,当时就感觉整个人瞬间被抽空,头晕目眩。在爱人的搀扶下,李女士渐渐缓过神儿,并大吼着让工作人员再次确认。“当时已经快失去理智了,我大吼着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数额,而且这个贷款人我根本都不认识,这是咋来的300万。银行工作人员再次查询后说是我的没错。”

在李女士提供的一份担保承诺书复印件上,记者看到,承诺书日期为2018年10月11日。内容主要是:李女士承诺为郭志国(李女士不认识)在舞钢农商行的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信贷产品为中期贷款;金额300万;期限24个月,用于购买皮革。

冷静下来后,李女士忽然想到,2018年的时候,邻居李枭找过自己让帮忙担保贷款。随后,李女士立即给李枭打电话询问。

“我就问他,10万咋就成300万了,郭志国是谁?你一个警察怎么能这样?他就一直说‘对不起嫂子,当时我给换了,没给你说’。”李女士说,在电话里李枭不停地道歉,并保证三天内把事情处理完。

然而,三天、一周、一个月、9个月过去了,李枭还是这套说辞,一再保证会把事情处理完、处理好。

“当年签字的时候,上面啥都没有,空白的,是谁做手脚改变了内容?因为这个事儿,房子买不成了,还赔付了违约金。”李女士说,知道这个事情后,她还因为神经衰弱住了半年医院。

调查:一份贷款6个担保人3人不知情

2022年3月15日,李女士意外地收到了一份河南省舞钢市人民法院的传票,案由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并通知李女士3月25日出庭。

“当时都蒙了,自己咋会被起诉?”李女士说,接到法院传票后,她立即向法院咨询案情,竟然发现,因此案而被起诉的竟然有7人,除去贷款人外,有6名担保人,而当时恳求李女士担保贷款的熟人朋友李枭竟然也是担保人,而且有3人都是李枭找的担保人。

随后,记者联系到另一位贷款担保人李先生。

征信不好我竟然贷款了五十万

”当时就给我一张空白承诺书让我签字,还有一个证明卷了起来让我签字。”李先生说,因为之前给别人做过担保贷款,所以有点迟疑这个流程不太规范。

“当时李枭找到我说家里有困难让我给他担保30万,我也没多想,因为都是一个村的子侄辈,能帮就帮一下,谁知道30万变成300万。”李先生郁闷地说道。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担保人也表示,是李枭找到他帮忙担保,并且也是签的空白承诺书,均有舞钢市农商银行信贷部的马主任在场。

同时,李先生还告诉记者,李枭和贷款人郭志国是亲戚关系,而李枭本人则是舞钢市公安局的一名民警。

李枭是否是舞钢市公安局的民警?随后,记者以居民身份,拨打了舞钢市公安局办公室电话进行咨询,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并且给出了确切的科室名称。

农商银行马主任:没有总行批准不接受采访

一份贷款,3名担保人不知情,并且在银行工作人员在场的情况下签署了空白承诺书,对于此事,当事人李枭、信贷部的马主任以及舞钢市农商银行有什么说法呢?

3月18日,记者拨打了当事人李枭的电话,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记者给李枭发了一个短信,想了解李女士担保贷款一事,希望他抽空回复。然而,截至发稿记者仍没有收到回复。

随后,记者又辗转联系上了郭志国,询问其与李枭的关系,他直接告知:同学。得知记者的采访意图后,他断然拒绝:已经有政府部门介入了,一切等出结果后再说,然后挂断了电话。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舞钢市农商银行了解情况。

“因为这个合同签订的时候我还没来上班,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在舞钢农商银行信贷部,一位苗姓工作人员表示,既然合同上有本人的签名以及手印,那么合同就是成立的,到一定时间内就会走法律程序。而对于签订合同时是否需要当事人到现场以及是否留有影像照片等资料的时候,苗先生表示这些是可有可无的。

随后,记者表示想要采访当年办理该笔业务的信贷员马主任。工作人员称,马主任已升职为舞钢农商银行杨庄支行的负责人。随后,记者拨打了马主任的电话。

“没有总行批准,不私自接受采访。”随即,马主任挂断了电话。

而贷款担保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流程?记者联系到了平顶山农商银行一位工作人员。“具体的我不太了解,但是按照你说的流程肯定是不正规的,合同上肯定要写清楚借贷人、贷款金额是多少的。”平顶山农商银行一位工作人员说,“不知道他们那边什么规定,但是我们这录像可以没有,但是担保人手持身份证照片是一定要有的,而且一般情况下都是来单位签的,没有说去家里或者公园小区签的。”

“现在开庭通知已经发给我了,现在工作也没办法正常进行,工资也在2月份就停了,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李女士崩溃地说道,现在就想把这件事赶紧解决了,好赶紧回归正常的生活。

对于此事,大象新闻记者将持续关注!